會員中心

聯系QQ

聯系微信

公 眾 號

新浪微博

本站快報
專訪論壇 - 專題訪談
肖全 X 楊麗萍 回溯22年間的影像傳奇
出處:攝影之友  發布時間:2013-08-30  閱覽數:10862

攝影師肖全一度被認為是中國最棒的人像攝影師,舞蹈藝術家楊麗萍一直是肖全的拍攝對象,22年間,肖全用鏡頭記錄了她舞蹈生涯中的各個重要階段,這對被攝影界與時尚界廣為傳唱的“黃金搭檔”留下了太多的感人故事,

他們就像一朵云與一只鳥,相依在一起,通過影像共同回憶兩個人的不同瞬間。

肖全說:

她身上的一股仙氣,而那種有靈性的照片,
不是每個攝影師都能捕捉到的,
只有楊麗萍會在我的鏡頭前如此的具有表現力。

楊麗萍說:

我老了會躲起來不見你們,
但肖全不一樣,
七老八十的時候我只讓肖全給我拍照片。

 

肖全 X 楊麗萍

肖全 X 楊麗萍

肖全

肖全

 

  • 1959年生于四川成都,中國最棒的人像攝影師。

  • 1991年出版《天堂之鳥》三毛攝影專集。

  • 1994年為張藝謀電影《搖啊搖,搖到外婆橋》擔任圖片攝影。

  • 1995年為楊麗萍電影《太陽鳥》擔任圖片攝影。

  • 1996年出版《我們這一代》。

  • 2000年出版《我鏡頭下的美麗女人》。

  • 2006于北京和上海舉 辦《女人,時間》攝影展。

楊麗萍

楊麗萍

  • 1958年生于云南,洱源白族人,自幼酷愛舞蹈。

  • 1971年進入西雙版納州歌舞團,九年后調入中央民族歌舞團,并以“孔雀舞”聞名。

  • 1992年,她成為中國大陸第一位赴臺灣表演的舞蹈家。

  • 1994年,獨舞《雀之靈》榮獲中華民族20世紀舞蹈經典作品金獎。

  • 2003年,楊麗萍任原生態歌舞《云南映 象》總編導及主演。

對話:三張照片回憶22年共同經歷

01 初遇

 

初遇

初遇


肖全: 那是在1991年,這張照片是楊麗萍的好朋友許以祺為我們拍攝的。那時我剛剛辭掉工作,我們在天安門閑轉,現在再看這張照片感受很多,20年前,我還留著長發。但是我覺得,雖然我們走過了這么多時光,但我和她都沒有懈怠,尤其是她做得更好,通過舞蹈不斷地為大家帶來驚喜。

 

楊麗萍: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他,和他認真地溝通、接觸,我們在北京溜達,他很少來北京,我們就隨便走走,跟游客似的。他話不多,但是卻拍了很多照片,他拍他的,我走我的,我們并沒有干預對方,心的距離很近,但都保持著彼此的獨立,第一次就感覺到他很敏銳,很具有作為攝影師的特質。

02 飛舞長城

 

飛舞長城

飛舞長城


肖全:1991年1月三毛走后,我出了一本《天堂之鳥》的畫冊,楊麗萍看到后很喜歡,便委托朋友找我,我們經過了幾次的電話溝通,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面。成為一個職業攝影師后第一個拍攝的就是楊麗萍,當時楊麗萍來機場接我,在回家的路上,她問我有什么打算,那時候我就已經決定在長城上拍攝,后來看,這個決定是正確的。

 

楊麗萍:我那時總是覺得,自己應該在長城上跳個舞,但是也沒有這樣的機會,恰好是由于肖全需要拍照片,所以就借著這個機會,在長城上跳個舞,那天風很大,天很藍,他從來不會給你任何規定,完全要你表現出自己最理想的一面,你故意擺出的姿態他反而不喜歡,所以,我就認真地跳我的舞,他認真拍他的照片。

03 現場探班

 

現場探班

現場探班


肖全:這張照片拍攝于2012年5月1日,楊麗萍在彩排她的舞蹈“孔雀”,這個場景是昆明的排練室。她不會因為我的快門聲音而受到干擾,她聽慣了我的快門聲,她希望我來跟她一起來記錄她的每一段時光,我與她一起分享她生命中的每一個精彩瞬間,我作為他這么多年的老朋友,我不做誰做?

 

楊麗萍:他是一個云南迷兒,隔三差五就要來云南一下,所以常常會來到我的排練室。那是五一勞動節,我們都沒有休息,一起在工作,我已經太習慣他的存在了,他一會兒跪著,一會兒趴著,反正不停地拍,我們就當沒這個人似的,他的存在,并不會干擾到我們的彩排,這就是一個優秀的攝影師過人之處。

我很不喜歡有人拿著照相機在我身邊穿來穿去,更不喜歡別人介入我的日常生活,但只有肖全,他好像有能力讓人解除戒備、卸掉所謂的偽裝,他拍你,
你感覺不到他的存在,自然而然

在肖全的鏡頭中,楊麗萍是一位仙女,她的氣質依舊。在云南的一處天臺上,楊麗萍穿起了華麗的民族服裝,那上面繡著鳳凰的花紋,楊麗萍將頭發編起,合上雙眸,仿佛如墜落人間的神仙,背后的蒼山云霧纏繞,洱海的湛藍被肖全的黑白所概況成寧靜的灰色。這便是肖全心中的楊麗萍。

 

楊麗萍身著華麗的服飾在天臺上起舞

楊麗萍身著華麗的服飾在天臺上起舞


黑白是顏色的兩極,但其中能夠體味出豐富的顏色感,更能夠體現照片本身以及楊麗萍舞蹈中的張力。

 

故事:一場關于美的共謀

1992年,肖全辭去工作開始自由攝影師生涯,做一個從此沒有工資可領的自由攝影師,在當時中國還是一件會被周遭人看做“頭腦發熱”的事。拍照是玩兒,朋友們愿意被拍是“賞臉”,很難作為職業維生。肖全還記得第一次到北京給楊麗萍拍照,不知怎么開口要錢,拐彎抹角,繞了個大圈子,暗示自己將沒 有任何其
他保障與收入,沒有工資,必須用拍照養活自己。楊麗萍心領神會,給了肖全一個裝了一千塊錢的信封,正是靠著這筆錢,肖全四處浪游,得以繼續自己的“ 我們這一代”拍攝計劃。回望他們二十二年的交往,而楊麗萍眼里的肖全,就像與自然通靈的一棵樹、一株草,“我很不喜歡有人拿著照相機在我身邊穿來穿去,更不喜歡別人介入我的日常生活,但只有肖全,他好像有能力讓人解除戒備、卸掉所謂的偽裝,他拍你,你感覺不到他 的存在,自然而然。”

長城飛舞如野馬

當攝影遭遇舞蹈,當機械遇到身體,當肖全遇見楊麗萍,他們之間不再是簡單的“拍攝”與“被拍攝”,或“觀者”與“舞者”的關系,兩種藝術于精神深處進行著 更為復雜的互動。楊麗萍的生命中每一個瞬間肖全都通過攝影記錄下來,“現在再去看以前的照片,會感覺到光陰一去不復返的,他記錄了我們的心路歷程,
很快地把人帶入到一種回憶中。”楊麗萍如此評價肖全的攝影,肖全與楊麗萍兩人性格很像,這也增加了彼此的默契,如果說肖全在用攝影說話,那么楊麗萍就是在用舞蹈說話。肖全是一個天生的攝影師,敏銳、細心,他回憶起第一次為楊麗萍拍攝的經歷,“楊麗萍裹著巨大的布站在烽火臺上,手里持著一條白色的綢帶,她的左側是百丈懸崖。我說了句“千萬不能往左邊倒”,之后就完全沉浸在拍照之中。她的手揚了起來,一陣大風吹過,白綢布在風中突地展開,獵獵飛揚、翻卷,她像一匹脫韁的烈馬。”

黑白攝影盡現張力

肖全在學習攝影時的膠片都以黑白為主,隨后他接觸到了攝影家馬克·呂布,并擔任其助手,馬克·呂布一生都在使用黑白膠片。在肖全眼中,黑白是顏色的兩極,其中能夠體味出豐富的顏色感,更能夠體現照片本身以及楊麗萍舞蹈中的張力。肖全捕捉到的那些獨特而瞬息即逝的特征,是他心中對被拍攝者的熱愛與深情。這些精美絕倫的照片,與其說是天意,不如說是一場肖全與楊麗萍關于美的共謀。

 

肖全在1991年首次拍攝楊麗萍在草原的作品

肖全在1991年首次拍攝楊麗萍在草原的作品

楊麗萍在彩排時的劇照

楊麗萍在彩排時的劇照

 

打 印】【關 閉】【頂 部
相關推薦
About us|關于本站|商業服務|廣告洽淡|聯系我們
地址: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商業街經中路124-136號二樓(開元廣場對面)
Copyright © 2008-2022 shangtuf.com 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電話:0576-88808528   郵箱:shangtuf@163.com 
尚圖坊國際攝影 版權所有 v3.19.0606 浙ICP備09002129號
特別申明:如未注明則文章來源于網絡,小編對原作者深表敬意,如有侵權,請聯系管理員刪除!
技術支持:鄉巴佬工作室
亚洲视频中文字幕在线不卡